玥央

第一次嘗試畫的三個小英雄

感覺有點渣,希望有人喜歡ˊˇˋ

*角色可能有崩壞的地方,如果不喜歡,心說對不起ˊ ˋ

【勝出】追逐你的背影。中下。

#與朋友的對戲,分享給大家看看
#內有ooc,不喜者,先說抱歉!
#兩人尚未交往
#小勝單戀著出久,但出久一直很遲鈍,不知到小勝的心意



想了一會綠谷還是決定提起勇氣走了上去,他敲了敲爆豪的房門,他突然想起爆豪不是會屈就於那種玩笑而會做這種事的人。

連演戲欺騙敵人都麻煩的他,怎麼會為了整他而奪取他的初吻,怎麼想都不對。

「小勝……你是不是,喜歡我?」

他戰戰兢兢的在房門前小聲的嘀咕著,深怕房門內的人一言不合就直接對他使用個性。

「...進來。」

從床上爬了起來,望著房門的方向,呼喚對方進來。

爆豪不經覺得,綠谷的腦袋,在英雄上的事情就能特別認真去思考,反而跟愛情有關的,就比較笨拙一些。

「小勝……」

聽到爆豪的准許他便打開了房門,他看見站起身的爆豪便低下了頭。

自己真的不是很了解爆豪的心情,從以前到現在他們從來沒有好好的談論過彼此的真心話……

「小勝,你喜歡我嗎……?」

但他了解,爆豪是不會演那種無謂的戲碼,他就是這麼純粹的人,純粹得如此耀眼。

「虧你想那舉動的意思可以想那麼久,果然是個廢久。」

坐在床面上,翹著二郎腿,表情沒有因為綠谷了解意思而變好,手撐著臉頰,凝視著對方。

「你又是怎麼看待老子的?」

「……誒?」

得知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卻讓他有些茫然,爆豪喜歡他這件事彷彿一個震撼彈炸在自己腦袋裡,而面對爆豪的問題他反覆思索著。

他喜歡爆豪嗎?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不喜歡又怎麼追在他的身後那麼多年,但他跟他的喜歡一不一樣他不知道。

「……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對於現在來說,他一心一意想變的比任何人都強實在沒辦法注意那些感情事,所以他不了解。

「不知道?感覺老子好像被你耍了一樣..你覺得耍我很好玩,蛤?」

爆豪從床上起身,伸手抓住了綠谷的手腕,將人給拉去床鋪上,雙手支撐在旁邊,凝重著在身下的綠谷。

「說什麼要保護我?要超越我?要當英雄?你說這些話,是拿來耍老子嗎!」

「才不是耍小勝……都是認真的!」

或許爆豪並不需要他的保護、或許他現在沒有爆豪強大,但他會一步一步的慢慢追上他並且超越他。

所以他只是看著爆豪,眼裡充滿著堅定。

「認真?別笑死我了,明明就是一個廢久。」

爆豪露出嘲笑似的表情,伸手捏住了綠谷的下巴,兩人的距離也相近不少。

「我說,喜歡你這個廢物,喜歡你這個整天只想超越我的廢久,喜歡你這個每次想睡都喜歡自言自語的臭久。」

「明明就是一個廢久,卻讓我喜歡了你,你該怎麼負責。」

「你突然這麼說我也不知道……」

被爆豪緊捏著下巴迫使他只能看向爆豪,耳邊直率而真摯言語讓他有些害燥,就算想躲避也無法。

「直接,把你的一輩子給我就好,聽到了沒,廢久!」

看著眼前的綠谷,注意不經盯著他那軟嫩的小嘴唇,俯身吻上了唇。

這次的吻,與平常暴躁的個性不同,反而是溫柔的親吻。

「唔……!」

突如其來的輕吻讓他有些不知所措,跟剛剛的吻不同,是異常溫柔的吻。

說實話對爆豪溫柔這個詞或許有點突兀,但他知道無論何時爆豪其實都是溫柔無比的。

他喜歡他,在那一個瞬間,便明白了一切,他喜歡爆豪勝己這個人。

「笨久,再說一次。」

望著眼前的綠谷,指尖從臉頰往下劃,劃過的觸感,像是羽毛刺激著肌膚一樣,停在鎖骨的位置。在離開時,不忘輕舔上綠谷的薄唇,望著他害羞的表情,勾起了一抹@笑容。

「這樣就臉紅了,果然是廢久。」

撫上綠谷軟嫩的臉頰,直接大力一捏,讓人痛到流出眼淚。

「你,要不要回覆我?」

「嘶……好痛。」

臉頰被用力的捏了一把,痛的讓他眸中滲滿了霧氣,但他還是睜大了雙眼直勾勾的看著爆豪。

「我喜歡小勝。」

爆豪稍微愣了一下,低下頭,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反而耳根子紅了起來。

「這時候才回答出正經的話啊..笨久。」

「……誒?」

意識到自己不經意的說出內心所想的話語,感覺臉頰上有些熱度,邊抬手遮住臉龐。

撇眼看見爆豪微微泛紅的耳根,他頓時覺得周圍的熱度上升了不少。

「笨久,再說一次。」

望著眼前的綠谷,指尖從臉頰往下劃,劃過的觸感,像是羽毛刺激著肌膚一樣,停在鎖骨的位置。

————————————————————
喜歡幫我按個愛心♡
也歡迎說下評論(。◕∀◕。)

【勝出】追逐你的背影。中上。

#與朋友的對戲,分享給大家看看
#內有ooc,不喜者,先說抱歉!
#兩人尚未交往
#小勝單戀著出久,但出久一直很遲鈍,不知到小勝的心意

「廢久,你連走路都不會走了?走那麼慢,我看,到了晚上都還沒到家呢。」

爆豪不滿後頭的人還愣在原地,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被自己的動作給嚇到的綠谷。

「是不是要我給你教訓一下,你才知道該怎麼走路?」

手早已舉起,作勢要用爆破,將對方給轟炸個幾下才行。

「……等一下啦!」

迅速拎起散落在地上的物品走到爆豪身邊,露出略帶歉意的微笑……但突然想起爆豪剛剛的行徑。

「等等……小勝你怎麼突然吻我???」

爆豪的反應太過自然反而讓他忘記他剛剛跟爆豪接吻了、還是那種深吻。

「自己想原因,連這個都不知道,你就當永遠的廢物!」

怒氣狠狠的瞪著綠谷,爆豪不爽的搔了搔頭髮,連剛剛的舉動,都不懂的綠谷,腦袋到底裝了什麼。

果然,廢久就是廢久。

他不知道也好,也省得看到他討厭的表情,至少奪走了他的初吻,只要這樣子就夠了。

「……?」

綠谷一臉茫然的跟上了爆豪,習慣想事情掛在嘴邊的他在認真解析這是什麼新的整人手法。

「是最新的整人手法嗎還是什麼奇怪的儀式還是什麼大冒險輸了……」

他認真的解析所有可能但還是找不出所以然,但他知道爆豪一定不是出自於喜歡這份感情,他知道爆豪有多討厭他。

回到了家,爆豪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看著電視上播放其他英雄做的英雄事蹟。

光己看見綠谷站在玄關,而走了過去,接過買好東西的袋子。

「謝謝出久的幫忙,要不要留下來吃飯?等等引子也會一起來吃飯的。」

「謝謝光己阿姨!」

交給光己以後便給一個微笑,聽到自家媽媽要來便更開心了,撇眼看見電視上播報的英雄便過去湊了點位置。

對於他最感興趣的莫過於英雄這類的話題了。

陪著綠谷看著英雄的節目,看了半小時,光己也把晚餐煮好,引子也帶著水果走了過來,開心的把水果交給勝己後,伸手摸了摸綠谷的頭。

「勝己,來幫忙拿碗筷。」

「知道了啦!就只會命令別人的老太婆。」

不耐煩的離開了沙發,走去廚房幫忙拿了碗筷和端送晚餐到飯桌上,等菜都上好,爆豪坐在光己一旁的位子。

「來,大家一起說...」

「我要開動了!」

吃飽飯後,他自然的接下了洗碗的活,畢竟在人家家裡吃飯。

「小勝到底為什麼要吻我……」

腦袋放空的時候總是會想起一些事,例如現在被爆豪親吻的事便一直浮現在腦中,但他始終想不明白。

引子在一旁切著水果,切了一盤的水果,交給了綠谷,露出笑容的摸著綠谷的頭。

「出久,你拿去給勝己吃吧,這是媽媽剛剛去超市買的,也算一個回禮。」

「誒……?」

自家媽媽總是能看穿自己的心思,於是他揚起一抹淡笑接過水果,便走到爆豪的身旁。

他默不作聲的放下水果,便將視線轉向電視,不知為何光是坐在爆豪身旁心跳卻突然加快。

「幹嘛廢久?站在旁邊盯著我看,是想幹嘛?」

感覺旁邊有一個視線盯著自己看,渾身不對勁的往盯著自己的視線一瞧,看到的是綠谷的臉。

「媽媽切給我們,快點吃吧!」

收回自己的視線便指了桌上的水果,繼續假裝專心的看著電視,說實話現在看著爆豪讓他有些羞怯。

望著綠谷的視線,小聲的嘖了一聲,拿了附在旁邊的水果叉,插了其中一塊的水梨,放入口中吃著。

水梨甜甜的味道和它本身水果的水分,在口中擴散,不管電視上演的是什麼,只專心的吃著那盤水果。

安靜的氣氛環繞在他們周圍,他也不知怎麼開口便也拿起叉子叉起水梨吃了起來。

「小勝……你是大冒險輸了嗎……?」

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了爆豪,他其實真的想不透,他以為是要被打了。

「蛤?廢久,你是不是皮在癢了?」

眼神瞪視著一旁的綠谷,綠谷突然的提問,想也知道,是在提問那時候的吻,也虧綠谷的腦袋,爆豪也可以認定,他是戀愛白痴。

「如果想不到答案,就別找我搭話!」

起身離開了沙發,走去房間的方向,用力的關起了房門,不准任何人來打擾自己。

「……小勝?」

看見爆豪走進房裡,他也不好意思跟了上去,他坐到沙發上繼續吃著水梨。

難不成是他不願承認自己輸了大冒險嗎……?確實有像爆豪的作風,於是他也不自覺開始碎碎念了。

「他媽的。」

躺在床上的爆豪,用手臂遮住了雙眼,心中的不滿越來越大,認為廢久怎麼就是不懂自己的心意。

「混蛋廢久..快發覺啊..」

————————————————————

喜歡幫我按個愛心♡
也歡迎寫下看完的心得ww

【勝出】追逐你的背影。上

#與朋友的對戲,分享給大家看看
#內有ooc,不喜者,先說抱歉!
#兩人尚未交往
#小勝單戀著出久,但出久一直很遲鈍,不知到小勝的心意

準備好,就開始吧!


下課時分響起。

爆豪走回家中,看到眼前的光己和綠谷,露出了不爽的表情,繞過他們,打算回到房間,卻被光己給抓住。

「勝己,能麻煩你跟出久幫我買東西嗎?」

「蛤?要跑腿,叫廢久去就好了啊,幹嘛要我陪他去?」

光己不理會爆豪的抱怨,直接一拳打在頭上,惹得爆豪的不滿而瞪了回去。

「老太婆!你幹什麼!」

「陪出久去一下會死嗎?小心我罰你禁足!」

「知道了啦!真是麻煩...」

把包包丟回了房間內,下樓後,不理會綠谷,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小勝!不要走那麼快……」

光己阿姨一說完,便看到爆豪快速的走出家門,綠谷遲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便加快腳步跟上爆豪。

說實話他也不敢走太快,因為爆豪不喜歡人家超過他,只能默默的跟在後頭。

「廢久,是你自己太慢。」

雙手插在口袋,表情表達著不滿,很不願意陪綠谷一起出來跑腿,要不是老太婆說的話,才不想理會。

不懂那老太婆把他和綠谷一起叫出去是有什麼意思。

「趕快買一買,我可沒那麼多時間陪你。」

「怎麼這樣……難得我們一起出來的…」

雖然對於爆豪對他的排斥已經很習慣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沒來由的感到難過,或許以為他們有點親近了。

「那我們快點處理好吧,光己阿姨想買的是……」

他甩頭丟掉了想法便認真思考,光己交代他們要買的物品,輕聲自語著。

聽到綠谷的碎念聲,額頭露出青筋,直接把綠谷手上的紙條給搶了過來,看著紙上的內容。

「煩死了!不就幾個東西,也可以想那麼久,你以為這是很難的東西嗎!」

「誒……?」

看著手上被搶走的便條便愣了會,確實不是很難的東西但他不過是想轉移注意力而已。

「抱…抱歉小勝,那我們快去快回吧。」

勉強擠出個笑容便走向前方,不知道為什麼耳裡習慣的怒吼此刻聽來有些刺耳。

「切..」

看到綠谷勉強擠出來的笑容,心中的不滿又增加不少,走到了超商,拿起購物籃給了綠谷。

「趕快解決,趕快走。」

「嗯……」

想開口說點什麼,最後還是放棄了,他憑著記憶力想出要買的東西,便迅速拿好東西去櫃檯結帳。

站在外面吃著冰的爆豪,默默的等著還在結帳的綠谷,看著手上的另一支冰,當下去買,只是莫名想到那時候綠谷的笑容,感覺就是不對,不經有些擔心。

等綠谷走了出來,將另一支硬塞給了對方,臉上露出不能拒絕的表情。

「那是老闆多送的,老子看你拿的辛苦才給你,不然才不想給你吃。」

「誒?謝謝小勝!」

綠谷開心的從爆豪手中接過冰棒,輕輕舔了一口,涼意自舌尖散開,確實很消暑。

不過讓他開心的是,這是爆豪少數給他的禮物,即便是一根冰棒都讓他打從心底開心。

「廢久就是廢久,就只會傻笑。」

含著手上的冰棒,走在綠谷的前方,走向回家的方向,望著身後的人,而停下腳步。

「再不快點,我就不等你了。」

「誒!等一下啦小勝!」

對於有過訓練的他來說手上的東西並不算重,只是他想小心翼翼的吃著爆豪給他的冰棒,真的很消暑、心也很暖。

他急忙忙的拎著東西,一邊咬著冰棒跑了過去,途中還差點摔一跤。

「果然就是廢久,好好一個路,也可以走到跌倒?也挺厲害的。」

將吃完的冰棒咬在嘴裡,望著後方的人,笨拙的行為,不知嘲笑對方幾次。

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笨。

乖乖待在我的後面就好,廢久。

「真慢,東西有重到你走路變慢嗎?這樣還想要當英雄?」

「只是不想把冰棒弄掉而已……」

總算跟上爆豪便放慢了腳步,迅速解決完冰棒便裝回袋子放在口袋,因為附近沒有什麼垃圾桶也不好亂放。

「小勝太過分了……我可是認真要當英雄的!」

些微不滿的望著爆豪,自己之前總是跟在他的後頭,然而現在他的目標不僅是追上他,更是要超越他。

他不會認輸,也不能認輸。

「明明之前只是無個性,現在突然有了個性,才敢這樣說大話,不是嗎?」

停下了腳步,不爽的回頭望著綠谷,慢慢走向了他,抓住衣領,讓綠谷注視著自己。

「你憑什麼站在我的身邊!廢久就給我當個廢物就好!」

「……我知道我很幸運,我一直在追逐你的背影……」

突然被洩了過去腳步有些不穩差點跌到爆豪身上,幸好穩了下來,他抬眼看向爆豪。

曾經,他一味追逐的背影。
現在,他可以並駕齊驅甚至有可能超越他。

「歐爾麥特說過,這是我自己得來的力量,我一定會超越你。」

他之前肯定不敢這麼說,然而現在因為歐爾麥特的期待,他現在可以對他說他想超越……不,是必須要超越。

「你...」

舉起右手,打算在綠谷的面前,使用個性來讓對方好好清醒,但...

在看到綠谷臉上的表情,而停了下來,不滿的嘖了一聲,伸手抓住綠谷的後腦勺,朝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還能嘗到一點冰棒清涼的味道。

舌頭撬開了綠谷的小嘴,舌頭伸到口腔裡,舔拭口中的每一處,慢慢的纏繞舌頭,直到吻到滿意,才放開了對方。

「廢久,我只準你待在我身後就好,待在我身後,乖乖被我保護就好。」

不爽的朝綠谷比了中指,不等他做什麼回應,轉身走離。

「……誒?????」

本來準備好要承受爆豪的攻擊,卻被突如其來的吻愣在原地,想伸手推開卻被更用力的抱在懷裡。

他的吻很粗暴,感受到了極強的佔有慾,但卻突然退開,他還差點腿軟到跌倒,看了眼爆豪他卻對自己比了中指他有些迷茫。

「……小……小勝?」

他望了眼爆豪,手上的袋子也因為他的吻嚇得掉到了地板。

——————————————————————————

喜歡,幫我按個愛心♡
也可以給個評論,謝謝支持與喜歡(。◕∀◕。)

好久沒回來了ˊˇˋ

來放一下之前畫的認親卡!

希望有人喜歡ˊˇˋ

「薯片小姐,要一起來嗎?」

知道洛洛天使喜歡糖果,我就畫一個糖果天堂給他( • ̀ω•́ )✧

經紀人的阻止...那是不可能的!
把他拐走,讓洛洛幸福一輩子(´▽`ʃ♡ƪ)"

洛洛是天使,但很少周太太。・゚・(つд`゚)・゚・

之前為了台灣的場次而畫的認親卡..

第一次繪畫,做這樣也是祝太太能抽到自己喜歡的卡,抽到SSR(怕

不嫌棄,可以留言來認識ˊˇˋ
這裡缺同好聊天